饱暖思淫欲

正文开始
  原以为肏屄是青年人的专利,青年人男人鸡巴坚硬,女人淫水多多
到了中年也还可以,男人到了中年,鸡巴虽然没有年轻时那么坚硬,也是坚挺的
女人到了中年更是风情万种
而进入老年,情况就不一样了
女人过了六十岁,一般情况下由于雌激素的减少,性欲就不再那么旺盛,而男人过了六十岁虽然因为身体机能老化,不再像中青年时期那样对女人如饥似渴,但还是比女人性要求频繁,这些都是一般情况下,对于那些养尊处优惯了的老女人就另当别论了,常言道饱暖思淫欲,这话一点都不假
这不,在一栋绿树掩映下的别墅里,一对老者正在翻龙倒凤的肏屄呢
  “你倒是使劲啊,鸡巴一点都不硬
”老太太说
  “都快七十了,还要怎么硬,这就不错了
”趴在老太太身上的老头说
  这个老头叫顾跃进,比被他压在身下的老伴楼斯琴正正大十岁,楼斯琴今年五十八岁,顾跃进今年六十八岁
  老两口三十八年前来到这个大都市丹江市
  三十八年前的楼斯琴长得很秀气,中等身材,瓜子脸,脸上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眨起眼来忽闪忽闪的,一笑脸蛋上还有两个小酒窝,楚楚动人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楼斯琴虽然年过半百,身上也有了一些岁月留下的痕迹,但是由于平时保养得好,看上去还好像不到五十岁
顾跃进一米八的大高个,浓眉大眼,标准的国字脸,看得出年轻时的他一定也是一表人才,两个人虽说相差十岁,倒也般配
  顾跃进和楼斯琴都是在一个镇子里长大的
  顾跃进初中毕业以后就跟着镇上的师傅学习瓦匠,由于他一小就愿意摆弄泥啊水啊,所以学得很快
手艺学的差不多以后,镇上谁家盖房砌墙他都会去帮工,镇上认识他的人对他印象都很好
在楼斯琴家盖房子时两个人相识相爱,并很快结婚成家
  结婚以后的一个晚上,两个人在不大宽敞的新房里吃饭时,楼斯琴说道:“跃进,你有这个手艺能不能咱自己组织一个建筑队包活干
”  顾跃进听了以后眼前一亮说道:“行啊,我咋没想到呢
”  说干就干,第二天,顾跃进就紧锣密鼓地开始忙起了筹建建筑工程队的事
先是跑有关部门办理相关手续,之后在镇子里招兵买马,忙的不亦乐乎,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半个月,一个有模有样的建筑工程队就诞生了,顾跃进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建筑工程队队长,俗称包工头
  第一步事情做完了,下一步就是上哪去找活干了,顾跃进平时助人为乐积攒下来的人脉这时就发挥了作用,经过几天不厌其烦的走访,终于找到一个在丹江市有关系的人,请人家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以后,就带领着自己的建筑工程队和老婆楼斯琴,跟着人家去了丹江市,在一家建筑工地安营扎寨,开始捞取人生的第一桶金
  万事开头难,随着顾跃进的建筑工程队所在工地的第一栋楼顺利封顶,顾跃进也摸索到了这一行的一些门道,逐渐熟悉了这一行,经过多年打拼,顾跃进终于挤进了建筑行业的这个大市场,成为了一名身价亿万的开发商,楼斯琴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开发商的阔太太
  楼斯琴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很有商业头脑,她并没有因为丈夫的成功而沾沾自喜,自己在丹江市里找了个不错的地段,开了两个大商店,一个是化妆品商店,一个是儿童服装店,光是员工就雇佣了三十多人,卖的都是热门商品,销售的很好,着实让楼斯琴每年都能大赚一笔,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富婆
  一晃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功成名就的顾跃进和楼斯琴都老了,可两个人人老心不老,经常在自己的别墅里玩儿肏屄游戏,这不嘛,顾跃进肏老伴楼斯琴有一阵子了,老伴楼斯琴就是觉得不过瘾,不够刺激,明显感觉老头的鸡巴不如刚开始那么硬了,于是在顾跃进的身底下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埋怨道
  “我要射精,憋不住了
”顾跃进喘着粗气说道
  “再弄一会儿嘛,人家还想,还没高潮呢
”楼斯琴撒娇地说道
  “不行,干不动了
”说着说着,顾跃进把一股温热的精液送到了楼斯琴的屄里
接着从楼斯琴的身上下来,仰面躺在楼斯琴的身边
  “累着你了老头子
”楼斯琴余兴未消别有深意地喃喃说道
  “老了,不比以前了,你还年轻嘛
”顾跃进嘴上这么说,心中暗想道,都快六十岁的人了,不年轻了,居然还性趣盎然,这么抗肏,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我说话你别不愿意听,不是老了,是女人多累着了吧
”楼斯琴带着戏虐的口味说道
  顾跃进听楼斯琴这么说,老脸一红,说道:“哪有的事儿吗,别听那些人胡说八道烂嚼舌头
”  “还胡说八道,我都知道那些人是谁
”楼斯琴说
  “谁啊
”顾跃进问道
  “儿童服装店的领班小吴,你敢说你俩没有一腿?还要我再说嘛
“楼斯琴笑嘻嘻地说道
  顾跃进讪笑着不作声
  小吴其实不小了,今年三十有二,外地人,几年前和丈夫离婚以后,一个人来到丹江市,在丹江晚报上看到招聘广告,便来应聘,没想到面试时能在几十人当中脱颖而出被选中,干了几年又被楼斯琴提拔为领班,叫吴红艳
  “别不好意思,没关系,我早就知道,之所以装不知道,是因为我相信我的老婆地位是没有人能撼动的,我相信你,相信我们相差十岁的婚姻,相信你对我的爱,和她们不过是玩玩而已,我说的对吗
”  楼斯琴滔滔不绝地白话了一通,听的顾跃进直发愣,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口才这么好,起身在老伴楼斯琴的脸蛋上使劲亲了一口之后,老两口相拥入眠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顾跃进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在门前公园里散步
公园里好多人都在晨练,有打太极拳的,有舞剑的,也有踢毽子的,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顾跃进在林荫小路上悠闲地慢慢走着,周围的一切似乎都被他省略掉了,脑子里只想着老伴昨天夜里的一席话:“别不好意思,没关系,我早就知道,之所以装不知道,是因为我相信我的老婆地位是没有人能撼动的,我相信你,相信我们相差十岁的婚姻,相信你对我的爱,和她们不过是玩玩而已,我说的对吗
”  多好的老伴,自己在外面拈花惹草,不仅不吃醋,还装作不知道,变相的怂恿自己
转念又一想,不对,这个楼斯琴是不是在试探自己啊,再想想她昨天晚上那番话,联想起自己退休前听说的关于楼斯琴生活作风的风言风语,顾跃进试想,如果楼斯琴的那番话是假的,那就是她在试探自己
如果楼斯琴的那番话是真的,那她是不是在像自己释放什么信号,暗示自己点什么,能暗示点什么呢?顾跃进一边走着一边想着,经过一番苦思冥想,终于在纷乱复杂的思绪中捋出了一点头绪
顾跃进最终认为楼斯琴是在暗示自己,不要为自己过去和现在做过的以及正在做的那点事担心什么,我俩背着抱着一边沉,半斤八两都一样,我楼斯琴也不是什么金童玉女,不过玩玩而已嘛
  楼斯琴确实不是什么金童玉女,顾跃进听到的那些风言风语也都是真的
  自从顾跃进在丹江市发达了成名了以后,妻子楼斯琴就开始了她饱暖思淫欲的生涯,而且毫无顾忌,大概是她心里有一张底牌,那就是顾跃进和儿童服装店领班吴红艳的那些风流韵事,还有他包养的几个二奶
  楼斯琴最开始是喜欢上了打麻将
  这一天两口子吃完早饭,顾跃进从衣柜里拿出衣服领带,对着穿衣镜系好领带穿好衣服对楼斯琴说道:“我去上班了
”  “去吧,路上开车小心,我一会儿去店里看看,之后打麻将去
"楼斯琴说
  顾跃进来到车库,从腰带挂钩上摘下了一串钥匙,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又把一把钥匙插进了一个钥匙孔,轻轻一拧,脚下一踩油门,奔驰车发出了一阵低沉的轰鸣声
  顾跃进把他的奔驰慢慢开出车库,上了车库门前的公路,一脚油门,奔驰车带着风声绝尘而去
  顾跃进上班走了以后,楼斯琴懒洋洋的一个人来到宽敞的卫生间,坐到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乌黑的卷发披在肩上,耳朵上镶嵌着两颗耳钉,脸上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虽然说已经人到中年,却不失风雅,充满了熟女的魅力,看着看着楼斯琴眼中不禁流露出欣慰的神色,开始打开化妆品盒画起妆来
  化完妆穿好衣服,楼斯琴和保姆交代了几句,也来到地下车库,开着自己的宝马,根本就没去商店,直接去了全市最大的娱乐中心——龙凤娱乐城
  龙凤娱乐城在城东的一幢高层欧式建筑的底层,楼斯琴开车来到娱乐城的停车场,找了个车位把车停好,诺大的停车场已经没有几个空车位了,看看这些豪车,就知道来这里玩的非富即贵
  楼斯琴停好车便向娱乐城走去,来到娱乐城大门口,一位保安笔直的站在那里,楼斯琴从进口的小包包里拿出娱乐城的金卡给保安看了看,保安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您请
”  楼斯琴上前推开了旋转门走进去
房间里面,门两旁站着两个迎宾小姐,看见有人进来,彬彬有礼道:“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  楼斯琴轻轻挥手说道:“不用了
”说完便径直向棋牌室走过去,一看就知道来人是个常客
  龙凤娱乐城面积很大,上下两层,楼下是棋牌室,娱乐场,洗浴中心
楼上是经理室,休息室和各种小吃部,楼上楼下都是用隔断装修的大小包房
  棋牌室里有围棋,象棋,麻将,扑克牌等,楼斯琴径直走到一个空着的麻将桌前坐下,靠墙边沙发上坐着的三个男人立马围上来说道:“你怎么才来,想死我们了
”说话间三个人的眼睛还在楼斯琴的胸部扫来扫去
  “这还晚吗
”楼斯琴媚笑着说道
说着四个人开始打起麻将来
直到中午十一点多了,楼梯上走下来一个人,板寸头,戴着一个黑色宽边墨镜,黑T恤,黑腰带,黑裤子,黑皮鞋,中等身材,酷酷的,很有点军人气质,这人就是龙凤娱乐城的大老板,名字叫欧阳雄
  其实欧阳雄不仅没当过兵,而且还是一个浪荡公子,今年已经三十大多了,还没有结婚,整天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特别对女人感兴趣,尤其是熟女,小到三十多岁,大道五十多,他都玩过,不到三十也有二十多个,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不知为什么这位公子哥就是不结婚,父亲欧阳林江为此很是担心,生怕儿子学坏,几年前,龙凤娱乐城老板移民美国,欧阳林江买下了这个娱乐城,交给儿子欧阳雄打理
让欧阳林江没想到的是儿子欧阳雄竟然把龙凤娱乐城管理的井井有条,经营的红红火火
  欧阳雄走下楼梯以后,直奔棋牌室楼斯琴所在包房走过去,包房门开着,楼斯琴正好面朝门坐着,欧阳雄走过来的时候,楼斯琴自摸一个二条胡了,推倒牌一抬头,看到了欧阳雄,急忙说道:“不玩了不玩了
”连麻将桌上的赌币都没拿,楼斯琴站起身来拎起她的小包包就走,三个男人气得直瞪眼,在心里暗骂骚货
  欧阳雄看到楼斯琴过来了,转过身又往楼上走去,楼斯琴紧跟在欧阳雄的身后
  来到二楼办公室,欧阳雄推开门走进去坐在宽大的多人沙发上,楼斯琴在他的身后,紧跟着也走进去,在欧阳雄身边坐下,温情似水的说道:“想我没?”一边说一边用一只手隔着裤子去捏欧阳雄的鸡巴
  “你没锁门
”欧阳雄没有正面回答楼斯琴的问话,而是看着他的脸说道
  “锁门干什么,随便看,我不怕
”楼斯琴大言不惭地说,欧阳雄听了以后心想,这娘们真够骚的
  楼斯琴说完就用手拉开了欧阳雄裤子前面的拉锁,把他的鸡巴从裤子里面掏出来,俯下身去把鸡巴含在嘴里吸吮起来,一只手的两个手指还捏着鸡巴根随着吸吮鸡巴的嘴上下撸着
过了一会儿,欧阳雄突然把楼斯琴的头用力按下去,欧阳雄的鸡巴捅到了楼斯琴的嗓子眼,一秒...两秒...三秒...五秒...,足足过了十多秒钟,欧阳雄才松开手,楼斯琴赶忙抬起头急促地呼吸着,说道:“你要憋死我呀,坏东西
”欧阳雄咧嘴乐了
  歇了一会儿楼斯琴接着说道:”你肏我吧,想怎么肏?”  “按着惯例,撅屁股,毛边嘴,吃香肠
”欧阳雄诙谐道
  楼斯琴很听话,自己脱掉了裤子,撅着屁股跪在沙发上说:“肏吧
”  欧阳雄用两手扒开她的屁股,看了看那肥嘟嘟的小屄,就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也无怜悯恻隐之心地把个已经充血膨胀的不像话的的大鸡巴,猛地插进了楼斯琴的屄里
  “啊.........”楼斯琴一声长淫,紧接着就迎来了欧阳雄的一阵爆肏
  “喔......喔......大鸡巴......好硬啊.......啊......肏吧......使劲肏......啊......啊啊......小......弟弟......姐姐的......屄......好......看吗......喔.....喔......喔......好舒服......对......猛肏我......我愿意......让......男人......肏屄......好爽啊......老公......你真棒......啊......啊啊......
楼斯琴呻吟着,满嘴的污言秽语,每一句都强烈刺激着欧阳雄那根脆弱的性神经,他更加卖力,小腹撞击着楼斯琴那雪白的大屁股,不断发出啪啪啪......啪啪啪......的响声,诺大的办公室里,呻吟声,肏屄时鸡巴在屄里抽插发出的咕唧咕唧声,和小腹撞击屁股发出的的啪啪啪的声音混杂在一起,骚味十足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都有些累了,欧阳雄把鸡巴从楼斯琴的屄里拔出来,两个人紧挨着在沙发上坐下
  “怎么样,你还能行吗,看你累的那个样,干到后来还没射精鸡巴就有点不那么硬了,干不动了吧?一个人实在不行你可以找个朋友轮奸我
”楼斯琴不怀好意的说道
  欧阳雄被她的话雷住了,两眼直勾勾看着身边这个下身一丝不挂,雪白的大腿就那么露在外面,两腿之间小腹处还有一撮黑毛的女人,简直太给力了,他一个饿虎扑食又把楼斯琴压在身下,鸡巴再次插进她的屄里,之后把她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两个肩膀上,拼命地抽插起来
  “你怎么了,啊......啊啊.....你疯了..........小流氓......你......啊......够狠......啊......啊......啊............啊啊......肏.........肏.........啊啊............鸡巴.........够硬.........爽.........爽.........爽啊...........啊..........舒服..........好...舒服..........啊.......再来..........啊.........再来..........捅到..........屄芯了...啊..........啊啊.......使劲..........再...使劲.........肏我..........
”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肏的楼斯琴欲仙欲死,呻吟声越来越大,欧阳雄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也已经大汗淋漓,不得不挤出身体里的那点精华,偃旗息鼓
  两个人在办公室沙发上折腾完,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休息了一会,欧阳雄和楼斯琴来到中餐部,要了两盘三鲜馅饺子,几个小菜和一瓶红酒,吃完午饭两个人进了休息室休息去了
  斗转星移,春去秋来,这些年里,楼斯琴绝不仅仅是让欧阳雄一个男人肏过,顾跃进也绝不仅仅肏过一个吴红艳,两个人各取所需,互不干涉,谁也不怪谁,尽情地泼洒着身体里的那点淫色激情,只是到头来结局不同,床笫之上,老太太还在埋怨老头鸡巴不硬,老头的鸡巴也确实有点疲软,纵欲无度的顾跃进身体里的“子弹”消耗殆尽,快要打光了,加之年事已高,已经到了举而不坚的窘迫境地,怎么还会硬如当初
而楼斯琴这个饱暖思淫欲的富婆却还在如饥似渴的贪婪着,仍然春心不老